2017年8月21日 星期一 农历丁酉(鸡)年闰六三十
 
本站首页 | 政务公开 | 政策法规 | 活动剪影 | 平湖文化报 | 文化广场 | 大事记 | 在线咨询
        平湖文化 >> 首页 >> 平湖文化报 >> 当前第 86
 
上一版  1  2  3  第 4 版  5  6  7  8 下一版
 
  平湖民间节令:急煞祀灶日
 
平湖民间节令:急煞祀灶日
作者:张灿明

  由来
  平湖民谚说:“ 十二月里三个急煞灶。”意思就是说,到了农历十二月, 灶家公公要上天向玉帝报告人间家庭一年中的善恶表现、带回下一年的祸福了,人们都在这个关键时刻十分紧张, 要在腊月中的初四、十四、廿四这三个斋灶的日子特别讨好灶王爷,让他尽量到天庭说好话, 求得下一年吉祥。此俗听起来很可笑,大有“临时抱佛脚”的味道。人们为啥会这般敬畏灶君呢?
  先来说说灶王爷何许人也。在中国的民间诸神中,灶君在夏朝就已经成了民间尊崇的一位大神,其资格可谓是很老的了。《论语》中就有“与其媚舆奥,宁媚与灶”的说法。就是说灶神在当时就是老百姓最贴近的神灵,若想出远门去拜敬神灵, 还不如在家敬奉灶君菩萨。先秦时期,祭灶位列“五祀”之一(五祀者,祀灶、门、行、户、中雷五神。中雷即土神。另一说为门、井、户、灶、中雷;或说是行、井、户、灶、中雷)。
  祭灶时要设立神主,用丰盛的酒食尸(以人扮神)等。带有很明显的原始拜物教的痕迹。西汉刘向《淮南子》说,黄帝、炎帝“死作灶神”,专门负责管理人间善恶的事。而据古籍《礼记•礼器》孔颖达疏则说:“颛顼氏有子日黎,为祝融,祀为灶神。”《庄子•达生》记载:“灶有髻。”司马彪为此注释说:“髻,灶神,着赤衣,状如美女。”晋时葛洪《抱朴子•微旨》中又记载:“月晦之夜,灶神亦上天白人罪状”。以上这些记载,说的都是灶神,但是其出典、形象却众说不一。此外还有,或说灶神是钻木取火的“燧人氏”;或说是神农氏的“火官”;或说是与“黄帝作灶”的“苏吉利”;或说灶神姓张,名单,字子郭。后世又衍生出许多说法。中国道教兴盛之后,曾借《经说》之论,将灶神说成是一位女性老母,说她“管人住宅。十二时辰,善知人间之事。每月朔旦,记人造诸善恶及其功德,录其轻重,夜半奏上天曹,定其簿书”。再后来就发展成了既有灶君爷爷,又有灶君奶奶(平湖民间则称呼灶家公公、陪灶婆婆)之说。
  关于灶家公公上天奏民间家庭善恶,民间还有个传说故事——
  据说,古代有一户姓张的人家,兄弟俩,哥是泥水匠,弟弟是画师。哥哥拿手的活是盘锅台,东街请,西坊邀,都夸奖他垒灶手艺高。年长月久出了名,方圆千里都尊称他为“张灶王”。说来张灶王也怪,不管到谁家垒灶,如遇别人家有纠纷,他爱管闲事。遇上吵闹的媳妇他要劝,遇上凶婆婆他也要说,好像是个老长辈。以后,左邻右舍有了事都要找他,大家都很尊敬他。张灶王整整活了七十岁,寿终正寝时正好是腊月二十三日深夜。张灶王一去世,张家可乱了套,原来张灶王是一家之主,家里事都听他吩咐,现在大哥离开人间,弟弟只会诗书绘画,虽已花甲,但从未管过家务。几房儿媳妇都吵着要分家,画师被搅得无可奈何,整日愁眉苦脸。有天,他终于想出个好点子。
  在腊月二十三日张灶王亡故一周年的祭日,深夜,画师忽然呼叫着把全家人喊醒,说是大哥显灵了。他将儿子媳妇全家老小引到厨房,只见黑漆漆的灶壁上,飘动着的烛光若隐若现,显出张灶王和他已故妻子的容貌,家人都惊呆了。画师说“我睡觉的时候梦见大哥和大嫂已成了仙,玉帝封他为‘九天东厨司命灶王府君’。你们平素好吃懒做,妯娌不和,不敬不孝,闹得家神不安。大哥知道你们在闹分家,很气恼,准备上天禀告玉帝,年三十晚下界来惩罚你们。”儿女侄媳们听了这番话,惊恐不已,立即跪地连连磕头,忙取来张灶王平日爱吃的甜食供在灶上,恳求灶王爷饶耍
  从此后,经常吵闹的叔伯兄弟和媳妇们再也不敢撒泼,全家平安相处,老少安宁度日。这事给街坊邻友知道后,一传十,十传百,都赶来张家打探虚实。其实,腊月二十三日夜灶壁上的灶王,是画师预先绘制的。他是假借大哥显灵来镇吓儿女侄媳,不料此法果真灵验。所以当乡邻来找画师探听情况时,他只得假戏真做,把画好的灶王像分送给邻舍。如此一来,沿乡流传,家家户户的灶房都贴上了灶王像。
  岁月流逝,厨灶房内都要贴灶王像保平安的俚俗越传越广,就形成了腊月二十三给灶王爷上供、祈求合家平安的习俗。祭灶风俗流传后,自周朝开始,皇家也将它列入祭典,并下令在全国立下祭灶的规矩,后来便慢慢成为固定的仪式了。
  平湖民间腊月里的三个“急煞灶”,说白了是对古老的祀灶风俗的进一步借题发挥,寄托着通过礼敬灶君, 换得家庭平安幸福的殷殷心愿。
  事象
  在古代中国, 由于受道教文化的影响,灶君每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或二十四日夜上天汇报前,民间斋灶时都用“荤祭”或“荤素同祭”。据《后汉书•阴识传》载:“宣帝时,阴子方者至孝有仁恩。腊日晨炊,而灶神形见,子方再拜受庆;家有黄羊,因以祀之。自是巳后,暴至巨富。至识三世,而遂繁昌,故后常以腊日祀灶而荐黄羊焉。”阴子方看见灶神,杀黄羊祭祀,后来交了好运。从此,杀黄羊祭灶的风俗就流传下来了。唐宋时祭灶的供品是相当丰富的。宋代诗人范成大的《祭灶词》对当时民间祭灶作了极其生动的描写:“古传腊月二十四,灶君朝天欲言事。云车风马小留连,家有杯盘丰典祀。猪头烂熟双鱼鲜,豆沙甘松米饵圆。男儿酌献女儿避,酹酒烧钱灶君喜。婢子斗争君莫闻,猫犬触秽君莫嗔。送君醉饱登天门,勺长勺短勿复云,乞取利市归来分。”诗中对祀灶送灶缘由、用具、供品、避嫌、想要达到的目的都作了详尽的阐述, 其纯朴风味真可谓呼之欲出。
  后代由于佛教影响传播的扩大和强化,灶王爷渐渐演变成了灶君菩萨,唐宋后,神州各地祭灶风俗大多有了明显改变,最重要的内容就是改“荤祭”或“荤素同祭”为“素祭”。祀灶供品主要是麦芽糖等糖饴类或粮食蔬果酒类食品。宋代《东京梦华录》载:“十二月二十四日交年,都人至夜以酒糟涂抹灶门,谓之醉司命。”北京《门神灶》俚曲云:“年年有个家家忙,二十三日祭灶王。当中摆上二桌供,两边配上两碟糖,黑豆干草一碗水,炉内焚上一股香。当家的过来忙祝贺,祝赞那灶王老爷降吉祥。”又唱道:“二十三,糖瓜粘;糖瓜祭灶,新年来到”(糖瓜用饴糖和面做成)。民俗大家胡扑安在《中华全国风俗志》中也记载曰:“十二月二十三日,家家具酒果饴糖,送灶神上天,置刍豆于灶前,以秣神马,其置饴糖者,俗意为塞满口,使之上天不得多言也。”南方称此次祀灶为“送灶”,即送灶君上天向玉帝作年度报告。现在用二十四日的缘故,也许是应在后夜祭送。不过,旧时腊月祀灶,也流行所谓“官三民四船家五”的说法,即官府在腊月二十三日,一般民家在二十四日,水上人家则在二十五日举行祭送灶。送灶习俗在我国南北各地极为普遍,鲁迅先生曾在《送灶日漫笔》一文中说:“灶君升天的那日,街上还卖着一种糖,有柑子那么大小,在我们那里也有这东西,然而扁的,像一个厚厚的小烙饼。那就是所谓‘胶牙饧’了。本意是在请灶君吃了,粘住他的牙,使他不能调嘴学舌,对玉帝说坏话。”这里说的‘胶牙饧’就是粘性十足的麦芽糖,平湖民间谓之“小糖”。
  邑地民间虽有“十二月里三个急煞灶”之说,实际上是斋了四次灶。初四、十四、廿三晚间先斋三次,一般都用糯米圆子,而里面放的红糖,比平时逢四斋灶时要多得多,要让灶家公公甜到心里。廿三日称“送灶上夜”,晚饭时,当家主妇就对家人约法三章:明天灶家公公要上天去,全家吃素,不准碰荤腥;不准骂人或讲不吉利闲话;灶边、身上都要弄得清清爽爽。
  廿四日傍晚举行送灶仪式。先行斋灶。旧俗原有“男不拜月,女不祭灶”的说法。有的地方,女人是不斋灶的,据说,灶王爷长得像个小白脸,怕女的祭灶,有“男女之嫌”。但平湖民间恰恰相反,大多家庭斋灶君都由当家主妇主持。究其原因,是因为这里的每位灶君都有一位陪灶夫人在旁陪侍(家家都在灶君的龙廷外置一副盅筷),灶君不便“出格”。晚饭时,开镬头第一碗饭要用茶盅盛得带尖头满,先请灶君品尝。表示五谷丰登是得到神灵庇护。此外还要供上:麦芽糖或红糖一盅,表示日子甜蜜;糯米圆子一盅,是讨阖家团圆亲亲密密口彩;另有一盅放慈姑三只, 三只慈姑芽要用红纸包裹一起,寓意为代代相传, 子嗣繁茂。以上食品在灶君龙廷前的灶山上供好后,供品前即刻点燃一对红烛一炷香,表明一年中最后一次斋灶开始。这时,全家从主人起到孩童要依次面对灶君龙廷躬身拜揖。主人主妇拜揖时,会边拜边祈祷,口中念念之词,无非是求请灶家公公上天去在玉帝面前多讲好话,别说坏话,带回吉祥幸福,保佑全家太平如意,人寿年丰,五谷丰登,六畜兴旺之类。等待斋灶香烛燃去大半,仪式进入送灶程序。主人先在灶前地上烧化一盆金银元宝(纸质),家人再拜。在户前场地铺一把稻草(根部朝东)。然后用饴糖涂在灶家公公嘴的四周(也可以用甜酒糟涂,使灶君醉酒,只记“甜”字,此俗出于唐书《辇下岁时记》),边涂边说:“好话多讲,差话覅讲。”涂完灶君的嘴后,便将供奉了一年的灶君神像揭下,和灶君元宝(串联固定于神像两侧,旧时商店都能请到)一起放入托盘,端到户前放于稻草上;然后将竹篾扎糊成的纸马和喂牲口的草料、剪成纸钱的火纸、冬青柏枝,也放置一道,点火焚烧。此时一家人又要对着火朝天叩拜,默默祷告:恭祝灶君一路顺风到天庭,尽对玉皇进好言,回来家中降吉祥,芝麻开花节节高。等待神像物品全部焚化完成,送灶仪式便告结束。
  邑地民间认为,过了二十四,直至年底,灶神都已上了天,人间可以百无禁忌。所以娶媳妇、嫁闺女不用择日子。旧时这段时间举行结婚典礼的人家特别多。民谣唱道:“十月十,十个姑娘侪拨出。”这里的“拨出”是指已定了亲事,成亲好日大典则往往是选在年底这几天举办。
  如今,随着科学发展,社会进步,人们的生活水平得到极大改善,对大自然和神灵的认知水平也在不断提高。由此,对灶君的崇信、依赖、敬畏意识已在民间逐步淡出。特别是近年来城镇化建设快速推进,大批农民成了城镇居民,乡村村民也逐渐住进套房,大多使用电饭煲、煤气灶煮饭菜,老式灶具或被拆除或置之不用、少用,炊事习俗正在发生翻天覆地变化。因此,人们不仅对“十二月三个急煞灶”的习俗观念已趋淡化,就连昔日腊月廿四送灶的“大事”也日渐淡忘了,即使有灶头的人家,也大多只由上了年纪的人举行象征性的斋、送仪式。至于年少一代,皆以此为好奇。
  
 
阅读次数:3066         
 

主办:平湖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体育局)
地址:平湖市当湖街道胜利路市行政中心一号楼223室 邮编:314200 电话:0573-85631776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 PHCNT,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平湖市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