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1日 星期一 农历丁酉(鸡)年闰六三十
 
本站首页 | 政务公开 | 政策法规 | 活动剪影 | 平湖文化报 | 文化广场 | 大事记 | 在线咨询
        平湖文化 >> 首页 >> 平湖文化报 >> 当前第 87
 
上一版  1  2  3  4  第 5 版  6  7  8 下一版
 
  乍浦李衙弄追忆
  运港十八舱轶事
  用生命守望失落的传统
 
乍浦李衙弄追忆
作者:王小林

  1950 年6 月,我出生在乍浦李衙弄6 号位置的草屋内,后因草屋倒塌被迫搬家。那时家境贫困,只能租住最廉价的破旧老屋,故在不到20 年的岁月里曾三四次搬家,但始终没搬离生我、养我、陪伴我成长的“李衙弄”,直到20 岁应征参军才离开。
  李衙弄地处半爿街中段,垂直向西延伸的一条平坦、宽敞且用规则条石铺就的长约500 米的古巷弄。据老代口传,说这是一条官巷。当时半爿街之西与李衙弄平行的曾有荷花池(巷弄)、坍石弄、会馆弄、刘家埭等古巷弄,但都远不及李衙弄的“豪华”及气派。
  李衙弄的“豪华”,一是老弄堂像是一根直线,两边房屋整齐排列,无论楼房平房都规矩地离街面2-3 公尺建造,整个街弄内既无明显的凹凸部又无弯曲情况,想必建弄初期就有严谨的规划和约定。历代相传,后世建房均循此约,形成了跟众多的古巷弄不同之处。二是在原8 号、20 号老屋门前各竖有一排高低不等、像碑石一样平平整整、顶部有弧形或方形的旗杆石群。每2 块为一组,相隔30 多公分,石板中间均有10 公分左右的圆洞或方孔,高低、形状和材质完全一样,但表面不及碑石光滑,也无任何文字。各组间距呈不规则排列,高低也不尽相同。据长住弄内的郑伟山老先生(清末读书人,曾任民国乡长)说:旗杆石是竖在官衙或高官府宅门口的,它要经批准并根据墙院门的作用、位置和旗帜的大小来设置不同规格的旗杆石。这群旗杆石是李衙弄的骄傲,全城独一无二。他听祖上传说,这里曾有官方李姓人士待过,但都不清楚是官衙还是府宅。凭这群旗杆石的规模和气派,显示出他的官品不低。三是李衙弄地下有设计,据世代祖业都在弄内的大户陈正观先生(民国初期读书人,曾担任民国保长多年)说:我们李衙弄,街面上用同一材质的条石规则地铺就,而条石下就是用石块砌成的排水暗沟。每块条石间都留有间隙,利于雨天街面渗水下排,特别是弄内街两边的房屋门前统一有2公尺左右长条石铺设了“阶沿石”,它与街面衔接处各有20 公分左右深宽的明沟,下雨天能自然地把屋面上滴下来的雨水接流到暗沟里外排。即使下再大的雨,街面上也不会积水或污水横溢,整个街面既整洁划一而又显气派,这别具匠心的设计是李衙弄又一独特之处。
  1956 年,紧邻弄南的“三山会馆”废墟筹建“平湖第三中学”(后改为乍浦中学)。弄南除东口的杨、沈2 家外,其余多户人家全拆迁他处。弄北原12 号房陈姓大户的正厅、厢房、南门房、墙门、天井、库房、后花园等千余平方全被征用为学校食堂用地、用房;后又在5 号房地块建造教师宿舍大楼;原9 至11 号房地块征用后建造了饭厅。整个学校依李衙弄南为教学区和学生宿舍,以便于管理;弄北为教师宿舍和学校生活区,与居民住宅混叉一起。
  1958 年“大跃进”时,李衙弄着实热闹了好几天,几个拆砖队进驻弄内,将多户深宅大院人家的天井、围墙、门楼甚至空置房统统拆除,十几辆人力手拉车排着长队轮番运送拆下来的旧砖去建小高炉炼钢铁。可惜的是,门楼上拆下来的很多精美砖雕木刻全丢弃在地上,我们小孩子专找漂亮的雕刻砸着玩。工人们还拣了许多精美绝伦的木质造像拉去作燃料烧。
  2005 年秋,乍浦中学迁址牛桥镇,它傍依李衙弄两边办学四十年整,始终是乍浦区域最高学府,为社会培养了大批青年骨干。李衙弄让人更值得骄傲的是,解放初期驻乍浦的人民解放军先后有几支部队的连、排级单位驻扎在弄内大户家中的厅堂里。驻守时间最长的是0491 部队的一个连,直到1964 年初夏才奉调离开。当时,李衙弄最西端的柏子院是部队野战医院,伤病员是靠三轮摩托和小马车经中学南门穿操场通过李衙弄接送的。医护人员直夸李衙弄不象其他古巷弄狭孝不平、车辆无法通过。众多的学生老师、干部战士虽每年都要迎新送老,但他们多年与李衙弄为伴,对它的印记是深刻而长远的。在我参军前,曾接待过几位毕业多年的学生和退伍老兵,他们特意来重访李衙弄。平时也常有人慕名借道前往李衙弄西北端不足百米的刘家埭,祭祀著名的“二十四孝”范例之一的三国时代东吴官员陆绩家庙“怀桔庵”。他们不愿走高低不平的刘家埭直达而宁多走些路从宽敞平坦的李衙弄过去。
  1966 年“文革”开始后,“李衙弄”被改名为“红卫弄”,但随附者寥寥。“文革”一结束,李衙弄恢复老地名。随着岁月流逝,老邻居大多离开了,原住户仅剩三四家,还都是后辈为主。但李衙弄不像其他古巷弄,现仍人丁兴旺,其主要住户基本上都是乍浦先锋农业队从各处拆迁过来的自建房主。我们几经旧地重游,几十家新住户不认识了,弄内各家的门牌更不认识了,因为原先门牌上的“李衙弄”全变成了“里外弄”。“李衙”与“里外”用乍浦方言念,语音略有同声之音,而用普通话就完全不同了。为何要改弄堂名,很多老住户碰到都表示不懂其意且都十分关注此事。而几十家新住户,大多不清楚原来的弄堂真名。
  查阅2011 年版由殷水根先生主编的《乍浦镇志》第十二编第一章第一节“道路”中,现说的“李衙弄”为“理衙弄”;第二十二编第五章第二节“园林”中,述说了原乍浦中学旧址为三山会馆,系明崇祯朝举人李天植所建蜃园,毁后其嗣子李耀再筑晚香园,位于城内理衙弄。上述的“李衙弄”与“理衙弄”无论方言与普通话均同音、意义相似。“李衙弄”是否与几百年前的明朝李氏族系有涉,尚待探究。但用“里外弄”来替代,实在难理解。
  我们这些在弄内居住了几十年的老住户,虽不能详述“李衙弄”的衙宅官巷依据,更无详情资料,但我们聆听过代代相传的老人讲述,感受过历史遗蕴,体验过它的“豪华”风范。尽管今天历史遗迹已荡然无存,可自古都称之为“李衙弄”或“理衙弄”,这里应有它独特的历史文化,有它古老的传说,更是世代传承。说不定,不久的将来会有历史见证重现,也说不定会有人对它的诱人而美妙的传说作专门的考研。而今天将“李衙弄”无端改为“里外弄”,这将会使它的历史中断,使它美丽的传说不再延续,使“李衙弄”被尘封而留下永远的遗憾。
  
 
阅读次数:4643         
 

主办:平湖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体育局)
地址:平湖市当湖街道胜利路市行政中心一号楼223室 邮编:314200 电话:0573-85631776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 PHCNT,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平湖市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