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1日 星期一 农历丁酉(鸡)年闰六三十
 
本站首页 | 政务公开 | 政策法规 | 活动剪影 | 平湖文化报 | 文化广场 | 大事记 | 在线咨询
        平湖文化 >> 首页 >> 平湖文化报 >> 当前第 87
 
上一版  1  2  3  4  第 5 版  6  7  8 下一版
 
  乍浦李衙弄追忆
  运港十八舱轶事
  用生命守望失落的传统
 
运港十八舱轶事
-- 民间传说
作者:张耀魁搜集 倪俊龙整理

  在运港西南里许路,有个小地名叫“十八舱”的地方。据当地老人说,过去十八舱是一条似河非河的河,断断续续有18 只小水池连成一线,远远望去像18 只船舱,故名“十八舱”。
  相传数百年前,十八舱的地方有个财主,叫杨百万,方圆几十里算得上是殷富人家了。但这个杨财主啊吃着肉、想着鱼,一个人心里一直琢磨着:这些田呀、地呀虽好,但和做官人家比起来算得了什么?茶馆里听到的、市面上看到的,官人出来八抬大轿,前呼后拥多么风光、多少荣耀,心里实在羡慕得很。他日也想、夜也想,想得茶也不思、饭也不想,整天愁眉不展。
  佣人薛婆知道了他的心思, 试探道:“ 老爷, 莫不是祖上风水欠佳,出不了官人?”没等薛婆说完,杨财主开了窍,“ 是是是是,要请个先生排排祖宅,风水做做好,子孙才有祖上庇荫佑护,将来定有大官儿做。”
  一日,风水先生刘瞎子拄着拐杖,路经杨财主家门口。百万老婆见了,小脚三步并做两步走,唤来主人。杨财主出得门口,二话没说,两手牵着刘瞎子进屋,绕过厢房,进得后院,客客气气地请刘瞎子坐下来用茶。刘瞎子眼睛一抹黑、糊里又湖涂,刚才领他进来的是人是鬼?现在听他讲起来倒还是蛮客气的,也就慢慢放下拐杖,定下神来。心想大概是有钱人家有事要相求,铜钿有得到手了。瞎子说:“贵人要问祸福?”
  “不紧不紧,先生贵庚?”杨财主笑嘻嘻地问。
  刘瞎子觉得好笑,倒好象我要他卜卦算命,也随便地说:“正好一甲子。”
  “哟,这么大年纪,还出来倒是很辛苦的。这门饭先生吃了多少年啦?”瞎子一听不高兴了,今天真是碰着定头货了,心里嘀咕着,信不信由你,还胡扯些什么呀。“我十岁起学,出来混饭已有整整五十年啦。”杨财主一听,凑近刘瞎子,一本正经地说:“我要请你给我排一排祖宅,风水做做转,好让我小辈能有高升及第之日,光耀祖宗。”瞎子仔细听着,喝着茶扳着手指,接着说:“这里风水是蛮好的,但做转风水必须要动土,你家门前是没有河通过的,只有屋西面才有南北向的河是吗?”杨财主认真听着,一个劲地说:“是的,是的。”“若要做转风水动土,不在一日,先生……”杨财主听得明白,忙说:“先生神仙,你尽管说,你以后就不要走了,你在我家里,先生能有扭转乾坤之神道,我愿奉养你到老。”刘瞎子高兴起来,就说:“不知道老爷愿不愿意听我说的办?”“我愿意!我愿意1“那你听好,在你家门前十丈外,选择吉日,破土开河,河道直开到平丘墩。包你子孙满堂,个个发迹、高官厚禄1杨财主高兴得眼睛眯成一条缝,满口“遵命”不提。瞎子一日三餐、热菜热饭,有人准时送来,款待周全,心想真碰到了积善积德人家,以后也不必东奔西走了。
  一旬过去,一条象模象样的河道开始破土动工,环绕杨百万家门前折向平丘墩而去。
  几天来,天上王母娘娘身体不适意,朝凡界认真一看,啊,不得了啦,怎么把河开到了龙象之地啦?待我试试这人家,真是积善积德、菩萨心肠的人家,那也罢了。如若不善,做出什么乱事儿来,叫我如何对得起凡人百姓。
  新谷刚上场,杨财主老婆看见一只红公鸡正在拼命地啄食场上金灿灿的谷子,她拿起扫帚赶呀赶,赶得公鸡咯咯咯地乱叫乱窜,“那里来的野鸡,飞到这里来白吃食?揍死你1大红公鸡被赶得懵头转向,逃到后院墙角,扑通一声掉进屎坑里,起不来了。杨财主正在抽大烟,刚听得公鸡怪叫,怎么一下子没声音了,出来一看,心想蛮好,今朝这只六、七斤的大公鸡叫她们处理处理,孝敬瞎子,他是绝对不晓得的。
  薛婆把鸡料理好,红烧鸡块,喷喷香,足足有两大碗。侍女翠娥端来一碗,给瞎子用饭,又加一瓶老黄酒,瞎子一闻,口水也流出来了,不管三七二十一,夹了一块尝起来,又酥又香,真是打个巴掌也不肯放。过了一阵子,翠娥端饭进来,问:“老先生,鸡肉好吃哦?”
  “好吃。”
  “鲜哦?”
  “鲜!鲜1
  快嘴丫头翠娥又说:“这是落在屎坑里的鸡烧的。” 瞎子一听,滋味全无,饭也不想吃了,脸涨得更红了,一声不吭。
  第二天早上,开河民工到工地做工,丈把来深的河道全是水,忙向东家报信。杨财主到河边一看,很惊讶,明明昨晚我出来看过没有水,一夜间怎么能有这么多的水,叫他们怎么挑泥开河呢?赶回来向瞎子请教,瞎子说:“你们今晚收工回家,不管什么工具都放在河道里,就不会有水了。”财主应诺。
  翌日,开河民工又来报告:“东家,不好了,吓煞人了,你快去,你快去。”杨财主一出门,风大了起来,急吼吼地到河边一看,傻了眼,河道里全是血水一片,差点晕倒,回来找刘瞎子先生。佣人说:“瞎子早饭没吃,已不知去向。”杨财主跌坐在地上说:“完了,完了,风水坏了。”
  后来,运港人就把这没开好的河道叫十八舱。
  人们至今还说经常听见金鸡啼叫。其实这鸡是天上金鸡,受王母娘娘指使下凡来试探杨百万的。
  (张耀魁系独山港镇新兴漂染厂职工)
  
 
阅读次数:2690         
 

主办:平湖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体育局)
地址:平湖市当湖街道胜利路市行政中心一号楼223室 邮编:314200 电话:0573-85631776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 PHCNT,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平湖市图书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