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1日 星期一 农历丁酉(鸡)年闰六三十
 
本站首页 | 政务公开 | 政策法规 | 活动剪影 | 平湖文化报 | 文化广场 | 大事记 | 在线咨询
        平湖文化 >> 首页 >> 作品园地
 
 
如是我闻--李叔同当湖留痕
 作者:平湖市李叔同纪念馆 王维军

 

    在十九世纪末和二十世纪上半叶中国的土地上,有一个伟大的灵魂,他走在他的朝圣路上,义无反顾。他卓越不凡的人生轨迹和悲智具足的弘法利生,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他的精神思想和艺术成就是人类共同的宝贵财富与文化遗产,为社会的文明和进步灌输着丰富的营养与不竭的动力;而他的身躯里流淌和脉动着的是平湖人的血液,他的生命里传承和延续着的是平湖人的基因。他就是我国著名的书画篆刻家、音乐家、戏剧家、教育家、诗人、学者、中国新文化运动启蒙者和中日文化交流的先驱——李叔同,也即舍俗出家后成为中国近代佛教史上杰出的高僧、南山律宗第十一代世祖的弘一法师。

  李叔同,祖籍浙江平湖,1880年10月23日出生天津,1901年9月考入上海南洋公学特班,师从蔡元培;1905年秋东渡日本,次年考入东京美术学校西洋画撰科学习油画,师从日本著名油画家黑田清辉,1911年春毕业回国;1912年秋,受聘于浙江两级师范学校,任图画、音乐教席;1918年8月19日弃尘离俗,在杭州虎跑大慈山定慧寺剃度为僧,1942年10月13日圆寂于福建泉州。观其一生,孤云野鹤,行走南北,而生活、工作、弘法、修行驻留时间最长的当数浙江,时间跨度达二十多年之久,即其一生中三分之一的光阴是在浙江这块家乡的热土上度过的;即使是离俗为僧后的二十四年僧腊中,也有一半的岁月云游行脚在浙江各地的寺院,传经布道,弘法利生。李叔同的一生,是多变的,创新的,精进的,从翩翩公子到风华才子,从博学先生到大德高僧,而在李叔同一生中变化最多的,要数他的名号了。随不同时期、不同阶段种种因缘之生灭起息,李先生之名号常屡屡更替有变,他的学生刘质平曾罗列一一,竟达百数十之多。其中,或有在俗时用、或为出家后所取、或因事而名更、或因地而名起,时之不同,名号各异,随机应变,年改岁易。但在李叔同多变的署名中却有一个伴随其从天津到上海,从浙江到闽南,从李叔同到弘一法师一生始终不变的情结符号——平湖。

  翻开李叔同为我们留下的种种故纸遗稿,或墨色文字、或朱迹印章,平湖、当湖之冠名,皆留痕有迹,无论是李叔同自己的叙述记录,还是弘一法师的答问忆旧;无论是从李叔同朋友、同事、学生之文传,还是从弘一法师的释门同道、僧友居士之言说,平湖李叔同,故纸留痕。

  现有文献和史料中,李叔同的那些与其同时代的至交和友生们曾留下大量“平湖李叔同”的文字记录,那么,在李叔同自己文中的自言、书中的自语、报刊发表之自署名、手稿落款之自钤印中,是否亦有“当湖李叔同”的印记呢?

  不妨让泛黄了的陈纸旧字,带着我们一起去回眸历史,在李叔同——弘一法师的前尘旧事中,通过史料的呈现,通过李叔同自己的如是我说,去还原李叔同本人的真实之所思、切实之所愿和朴实之所言。

  1983年,天津王慰增曾专访李叔同次子、时年八十的李端。李端就当时社会上对李家旧事的一些不尽详实之言说,回忆自己所闻所知,作叙述补充,以供研究其父事迹之学者作史料参考,后由李端口述,王慰增记录,书成《追忆先父李叔同事迹片断》一文,刊登在民盟天津市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小组编辑刊行的1983年5月第6辑《文史参考资料汇编》上。文中开篇云——

  我家原籍浙江平湖。曾祖父时,寄居天津,经营盐业和银钱业……先父名文涛,字叔同,活了63岁。先父为什么字“叔同”呢?最初,我以为可能是和其“仲兄桐岗”的字有关系,但又不尽相然。因为,我的亲祖母是我祖父的第三房,先父在兄弟辈中,又排行第三,取“叔同”为字,有和“二房”“仲兄”相同平等的意思,以为自己和为自己的母亲正名份。这样的理解的根据,是我从父亲的一种遗物的署名中悟化出来的。在我母亲的房中,一直放有先父从上海带回来的四个大皮箱,在白色的箱皮上,除印有“上洋制皮箱”的厂名图记外,还都有“李庶同制”的字样。“庶”“叔”同音并用,可见先父常以自己是庶出为苦,也进一步更能说明字“叔同”的深意。

  李端的一席话,可以为“平湖”“李叔同”作一个很好的开篇和注脚。李叔同自幼聪颖,受母训兄教甚早,据其自己回忆,六岁读《文选》、《百孝图》、《格言联璧》,八岁就能诵

  读《毛诗》、《唐诗》、《千家诗》等,十岁始读《四书》及《尔雅》等训诂之学,并临摹名家篆

  帖,十四岁细读《史记》、《汉书》、《左传》等史籍。1895年,李叔同考入天津辅仁书院。1896年,又师从天津名士赵幼梅学词,并从唐育垕学篆隶及印学。唐育垕,字静岩,号载庭,又号湖陵山樵、在山居士、老蘧、蘧叟,生于清道光三年(1823年),浙江人,宦天津。擅书画印,精岐黄术。李叔同侄子李晋章曾致函林子青云——

  赵幼梅为先叔学词讲师,不能不记。先叔刻石,就学于唐敬严师,官讳玺记不清楚。学篆亦是唐师领导,此在十六七岁时事。藉知于金石之学,不足二十岁,即已深入,非凡人所能及。

  天津龚望在《李叔同金石书画师承略述》中亦云——

  天津人从唐先生学书、篆刻者,仅知三人:一华靖字文宰;一王雨南,华之表亲;一李叔同。1896年夏,唐静岩曾应李叔同之请,书钟鼎篆隶各体书供其习用,有商周鼎磬钟铭、石鼓、秦峄山石刻、汉石经、唐碧落碑等,李叔同遂将唐师所书各体手迹集之成册,名之以《唐静岩司马真迹》,并刊印流通。唐静岩为之作行书后记——

  李子叔同,好古主也,尤偏爱拙书。因出素册念四帧,嘱书钟鼎篆隶八分书,以作规模。情意殷殷,坚不容辞。余年来老病频增,精神渐减;加以酬应无暇,以致笔墨久荒。重以台命,遂偷闲为临一二帧,积日既久,始获蒇事。涂鸦之诮,不免贻笑方家耳。时丙申夏月,湖陵山樵唐育厚模于颐寿堂。时年四百四十甲子。

  李叔同则为唐师作篆书题签,题签上署名为:当湖李成蹊;钤印:虞廷理官后裔。而当湖即平湖古称,李成蹊则是李叔同的又名。“当湖李成蹊”是现有资料中最早被冠之以“当湖”地名的李叔同署名,也是目前所知李叔同在天津时最早使用的与平湖相关的名号,时年十七。1898年秋,李叔同携母亲王太夫人和新婚刚一年多的妻子俞氏及保姆王妈一行四人,离开天津,南下沪上。徙居上海后,融贯旧学新知的李叔同,年少才高,诗文俱佳,很快融入了上海文化圈,诗文频传,名闻申江。笔者发现的另一款以“当湖李成蹊”署名之文,即出于其时。2014年秋,笔者前往复旦大学图书馆古籍部查阅资料,觅到清代诗稿本周炳城《朗圃吟草》四卷,得以一阅。篇首发现有李叔同为周炳城《朗圃吟草》所作序文之手稿,及周炳城与李叔同等文人骚客唱和之诗作,难得的是,此序文之落款即是“当湖李成蹊”,此手稿今人大都未曾有缘识见,《弘一大师全集》及近人所编其他著述中亦皆未见有此收录,当属新发现。

  周炳城(1864-?),号朗圃秋士,浙江乌程(湖州)人。早岁风流,中年落拓,业医济世。著有《朗圃吟草》四卷、《湖海诗萃》二十卷。笔者所见到的《朗圃吟草》诗集,收录了周炳城上始己卯(1879年),下止己亥(1899年),二十年来之诗作。开篇除有周自撰序外,还有李叔同、张小楼、袁希濂、韩鸿藻、张兆熊、香梦词人等分别为诗集所作序文之手稿,李叔同手书之《朗圃吟草序》有云——

  苕上朗圃词兄,早岁风流,中年落拓。春蚕吐恨,酒杯浇愁。鬓感蓬飞,词传侬懊。因言见志,即物兴怀。绮思纷披,丽藻奇郁。句可呈佛,心时杂仙。汇而成篇,共若干卷。琳琅耀采,珠玉交辉。谨志俚辞,用申钦佩。

  落款署“庚子夏五,当湖李成蹊识”,钤白文朱印:尔来二十有一年矣。观手稿,知序文落笔于1900年旧历五月,故此诗集刊印时间据推测应在1900年秋季左右。此李叔同所撰之序,不仅文字和手稿均为新见,而且所钤“尔来二十有一年矣”之印亦是以往刊行之李

  叔同各种印谱和资料中未曾收录之初现,甚是难得。由此可见,“当湖李成蹊”之署名自津至沪,李叔同仍沿用例旧不变。

  李叔同迁居沪上后,先是居住在法租界卜邻里第三弄,即现在的金陵东路389弄地块。在这一时段,他加入了文学组织城南文社,又在福州路杨柳楼台旧址创办艺术社团书画公会,意气风发,激扬文字,二十文章惊海内。1899年9月至10月上海的主流媒体《中外日报》上刊出题为《后起之秀》的李叔

  同自订之润例,李叔同在文中依旧介绍自己是当湖人,并自书篆字“后起之秀”作题。如1899年9月25日《中外日报》头版刊其自述云——

  李漱筒,当湖名士也。年十三,辄以书法篆刻名於乡。书则四体兼擅,篆法完白,隶法见山,行法苏黄,楷法隋魏。篆刻则独宗浙派,成童游燕,鸿印留题,人争宝贵。今岁年才弱冠,来游沪渎,诗酒余暇,雅欲与当代诸公广结翰墨因缘,缀润如下:书扇五角,楹帖一元,堂副诸例,均详仿单,三日取件;篆刻石章,每件二角半,件交便览报馆、游戏报馆、理文轩书庄、九华堂、锦云堂代收。

  润例中自述之当湖李漱筒,即是李叔同的又一别名。李叔同,学名文涛,天津时常用文涛、成蹊等名,移居沪上后,除沿用成蹊等旧名外,又屡用漱筒、广平、惜霜等,李漱筒就是其早期沪上常用名之一,故有“李漱筒,当湖名士”之说。李叔同的这则“后起之秀”鬻书润例广告当时在《中外日报》上相继刊登了二十多期,且多期将此内容登载在该报头版中间的醒目位置。而从1899年10月1日起,李叔同在这则“后起之秀”润例之文字上又略有修改,在内容的最后增加了李叔同当时居所的联系地址:法马路卜邻里第三弄。但不变的是,仍于篇首自我介绍之文字中冠之以当湖地名。又经笔者于上海图书馆资料库查询所得,1899年9月25日和10月9日之《同文消闲报》亦曾刊发过以上两则李叔同自订润例,1900年5月24日《苏报》和1900年6月2日《游戏报》则以“醾纨阁李漱筒”署名刊发润例;此外,李叔同还先后在1901年10月30日《春江花月报》、1903年3月30日《笑林报》等报上以“李漱筒”署名刊登自订书例;1899年,徐星洲即以“漱筒”名为李叔同刻印一方,印文“漱筒长寿”,阳文,4CM见方。此印现由西泠印社所藏。继津门“当湖李成蹊”后,“当湖李漱筒”在沪上名声再起。

  初来沪上时,李叔同与天津家中桐达钱庄账房先生徐耀廷多有信札往来。徐耀廷(1857~1946),名恩煜,又字药廷、月亭,祖籍

  河北,世居天津,能书画篆刻,李叔同以兄事之,尊称其为“五哥”“老哥”,彼此常通信交流艺事,沟通津沪两地事迹。若留意当时李叔同寄往天津徐耀廷之信封细节,我们同样可以找到李叔同与平湖的又一些信息。如1899年李叔同在上海卜邻里给天津徐耀廷的一封信,其信封上就有“当湖”印迹。该信封书“速递徐月亭老爷”,钤阴文印“当湖惜霜”。此信现存天津博物馆。在李叔同诸多常用印中,李叔同特别喜欢一方以其祖籍平湖旧称冠名的“当湖惜霜”印。1899年,李叔同曾作横幅行书王次回和孝仪看灯词,所钤之印就是这方:当湖惜霜;而为李叔同刻赠“当湖惜霜”印的,则是他的沪上好友戈朋云。此印2CM见方,印文“当湖惜霜”隶字,阴刻,边款刻阴文“戈朋云”,现藏于西泠印社印学博物馆。从李叔同致函徐耀廷之信封上所钤此印时间,我们可以推断李叔同与戈朋云的相交至少可以追溯至1899年,也就是说李叔同刚来沪上不久便与戈朋云相交识,而此印始用时间亦当于1899年间。1899年,李叔同与许幻园、袁希濂、蔡小香、张小楼在许幻园的城南草堂义结金兰,彼此诗文唱和,激扬文字,一时传为佳话。1900年5月,李叔同又与许幻园、张小楼、袁希濂、蔡小香、吴涛等,在上海四马路大新街口杨柳楼台旧址组织成立书画公会,并出版发行《书画公会报》,以提倡风雅,振兴文艺为办会宗旨,专业刊登书画篆刻作品,他项新闻概不登载,以杜流弊,开我国书画艺术专业报之先河,在沪上文艺界名享一时。当时沪上各报纷纷刊登《书画公会报启》,以示响应,而李叔同在启示上公告自己在书画公会中所任副经理职务时,在其名字前所冠的依旧是他的乡名“当湖”,名之曰“当湖惜霜仙史”。在与文友们彼此诗文相励的术艺交锋中,1899年,李叔同的《李庐印谱》、《诗钟汇编初集》相继刊行出版,观其所编《诗钟汇编初集》,李叔同在编辑署名时冠以“当湖惜霜”,撰序之落款,同样还是“当湖惜霜”;1901年,许幻园刊行《城南草堂笔记》,请李叔同为其作跋,李叔同所写跋文之落款是“当湖惜霜仙史李成蹊濑筒”,署名前照例冠以“当湖”两字;1902年10月2日,《笑林报》刊载李叔同所作诗《照红词客介香

  梦词人属题采菊图为赋二十八字》:田园十亩老烟霞,水绕篱边菊影斜。独有闲情旧词客,春花不惜惜秋花。李叔同再以“当湖惜霜”署其名号。1904年,铄镂十一郎作《李苹香》一书,李叔同为书撰序,“当湖惜霜”署名不变。其时,李叔同还常以“当湖断肠词人惜霜”自署,在书件上留名作题,天津博物馆所藏李叔同早期篆书集峄山刻石对联上有此落款可寻。1901年5月1日起,《中外日报》连续两月刊出五十多期南洋公学增设特班之招生广告。渴求兴国安邦之道的李叔同闻招生讯后,即报名应考,并以总分第12名的成绩成为特班学子之一,与黄炎培、邵力子等为同学,师从蔡元培先生,并成其得意门生。蔡元培后来在《我在教育界的经验》一文中回忆道——

  四十人中以邵闻泰(今名力子)、洪允祥、王世徵、胡仁源、殷祖同、谢澄(今名无量)、李叔同(今出家号弘一)、黄炎培、项骧、贝寿同诸君为高材生。

  而李叔同当时报考南洋公学时所投名籍,即是浙江平湖李广平。同样,在1902年南洋公学特班生成绩表之李广平一栏中,也清晰署明其籍贯为:浙江平湖县监生。李叔同在南洋公学就读期间,曾应“各省补行庚子、辛丑恩正并科乡试”,以1900年通过在湖北赈捐案内报捐获得之监生资格、浙江嘉兴府平湖县监生李广平的身份,先于1902年赴杭州参加浙江乡试,再于1903年以同样身份赴河南开封参加顺天乡试,惜两次皆未中。在南洋公学报送各省参加乡试学生底册之浙江籍学生名册中,李叔同的信息资料至今尚存,其报送材料之个人信息有“李广平,年二十三岁,浙江嘉兴府平湖县监生”。其准考证上所填籍贯为“嘉兴府平湖县监生”,形态描述为:“身中、面白、无须,平湖县本城民籍。”以上原始档案资料,现藏于上海图书馆、上海交通大学和西安交通大学的历史档案中。2014年,笔者在收集整理资料时,在清代志书中又发现李叔同署名“平湖”的题签。1902年上海编译局曾发行《三通志辑要》《三通典辑要》;书含《通典辑要》24卷,《皇朝通典辑要》26卷,《钦定续通典辑要》26卷,共76卷,22册;含《通志辑要》22卷,《皇朝通志辑要》32卷,《钦定续通志辑要》32卷,共82卷,18册;全套书共158卷,40

  册。而为此套志书各册题签的就是李叔同,楷字题签,署名“广平”;扉页也是由李叔同篆字书题,楷字落款,署名“平湖李广平”。

  李叔同从日本留学归国后,于1912年再度回到上海,主笔《太平洋报》,负责《太平洋报》之广告和文艺副刊,同时主编《太平洋画报》。并在朱少屏的介绍下于该年2月11日加入了由柳亚子、高天梅、陈去病等于1909年创立的中国近代文学史上第一个革命的社团——南社,当时的入社编号是211号,他在入社书的籍贯一栏是这样写的“现籍直隶,本籍浙江”。1912年秋,《太平洋报》因负债而停办。应浙江两级师范学校经亨颐校长之邀请,李叔同赴杭州出任该校音乐、美术教席。1913年,刚到杭州不久的李叔同又加入了西泠印社,成为该社早期社员之一。入社时应叶为铭请,撰呈“自传”短篇一则,题为《哀公传》——

  当湖王布衣,旧姓李,入世三十四年,凡易其名字四十余,其最著者,曰息霜、曰圹庐老人。富于雅趣,工书、嗜篆刻。少为纨袴子,中年丧母,病狂,居恒郁郁有所思,生谥“哀公”。

  文中不仅冠以当湖之乡名,更以母亲王氏为姓,自称“当湖王布衣”。

  夏丏尊是李叔同在浙一师任教时最亲近之同事至交。1913年5月,好友夏丏尊28岁生日,李叔同遂摹汉长寿钩图,作为生日礼物赠于夏丏尊,其摹图之落款署记“当湖”,名曰:“当湖老人息翁”。1914年,李叔同在浙一师集聚友朋、弟子及治金石之学者,切磋金石,组织成立了“乐石社”,除交流金石技艺,更开创木刻版画,并出版《木板画集》。这段实践,使李叔同成为中国现代木刻倡导和教育创作实践之第一人。而“乐石社”诸社友在李叔同的指导下,治印颇丰,先后共编辑发行会刊10期,其中篆刻作品集《乐石集》9册,《乐石社社友小传》1册;每期

  刊印后,李叔同都将书册寄给母校东京美术学校留存,此套完整十本集册现藏于东京艺术大学图书馆,保存完好,书衣封面上都有李叔同亲笔书写之呈赠手迹。《乐石社社友小传》中,刊有李叔同自撰之小传——

  李息,字叔同,一字息翁。燕人,或曰当湖人。……

  小传自述中不忘再提自己是当湖人。1913年,李叔同好友、曾任南社社长的姚石子其母亲去世。1915年,同为南社社友的高吹万为姚撰文《姚节母何太君墓志铭》。而李叔同碑书出众,其雄浑峻美的风神正与墓志铭所需书风相符,姚石子便请时在浙一师任教职的李叔同为其母书墓志铭,李叔同欣然受命,提笔时还是不忘冠上“平湖”两字,署上“平湖李息”名。

  而李叔同早年自治印“平湖后生”、邱志贞刻赠印“当湖布衣”等这些被冠之以平湖或当湖的印章,作为李叔同的常用印,常常出现在大师的墨宝书件中。如李叔同曾作楷书联“话洽觉春风生坐,酒酣喝明月倒行”,钤阴文篆字“当湖布衣”印,此印现藏于西泠。1918年8月19日,李叔同在杭州虎跑定慧寺放下万缘,智慧转身,依了悟和尚出家为僧,法名演音,号弘一。弘一法师僧腊24年,主要行脚云游于浙闽两省,其中前后有14年在闽南弘法,而身处他乡的弘一法师,家乡情怀不曾有减,59岁的弘一法师所持1938年福建晋江县颁发的佛教徒身份证上籍贯栏中所填“浙江”两字,再次印证了大师对自己浙江籍贯的执着认同。

  弘一大师还曾以发生在平湖的一则念佛感应见闻,开示众生一心念佛,去病消业。1935年正月,弘一大师驻锡厦门禾山万寿岩寺。其间,除了开讲《阿弥陀经》,撰辑《阿弥陀经义疏撷录》,并以一问一答的形式撰写《净宗问辨》一文,释解疑问,剖析至详。问辨中有一段关于弥陀法门和药师法门的开示问答,为更具说服力,大师举以实例说明——

  问:有谓弥陀法门,专属送死之教,若药师法门,生能消灾延寿,死则往生东方净刹,岂不更善?

  答:弥陀法门,于现生何尝无有利益,具如经论广明,今且述余所亲闻事实四则证之,以息其疑。一、瞽目重明。嘉兴范古农友人戴君,曾卒业于上海南洋中学,忽尔双目失明,忧郁不乐。古农乃劝彼念阿弥陀佛,并介绍居住平湖报本寺,日夜一心专念。如是年余,双目重明如故。此事古农为余言者。……

  弘一大师以此发生在家乡平湖报本寺的一则真实故事为例,生动演说因果,教化众生。1942年10月13日,弘一法师圆寂于福建泉州温陵养老院,其身后诸事,弘一法师皆于生前一一交代身边侍者妙莲法师,嘱托其遵照办理。妙莲法师在随后公布弘一法师圆寂之讣告中,陈述三项内容:一是告知圆寂时日和举办荼毗的时间等;二是弘一大师的生平略历;三是征求纪念文稿的启事。在弘一大师生平略历一项中,妙莲法师依弘一大师遗愿清楚写明——

  法师俗姓李,初名成蹊,字惜霜,号叔同。原籍浙江平湖,生长天津。

  悠悠周甲,平湖,伴随着大师从李叔同走到了弘一法师,从天津来到了上海,又从上海回到到杭州,再从杭州去了闽南;时过境迁也好,物是人非也罢,然而这位当湖布衣的依依故乡情,却念念不舍得近乎执着,半个多世纪一如既往,始终不曾有变。有道是,生平于此有因缘,来去生灭不了情。

  念先贤兮思切切,渺渺余怀兮曷有极!如是我闻——李叔同当湖留痕。

 
阅读次数:22757     
 
   读《返老还童·忆说故事》感
   如是我闻--李叔同当湖留痕
   九号台风“灿鸿”过后的几点思考
   “欢乐平湖”欢乐多
   让平湖非遗不断发扬光大之我见
   大众传媒在纪念馆宣教传播中的作用
   李叔同沪上南洋公学居址行迹考
   读《高士奇传》想到
   不应忘却的历史
   当湖街道以“四个走进”全面激活农
   钢笔画“达人”--周云
   孝德文化在泖水的历史长河里闪耀光
   市文广新局团总支举办的主题团日活
   说说新时期平湖精神表述语的一些感
   大爱如斯——弘一大师的爱国情怀
   对高士奇的再认识
   赞平湖举人
   多少楼台烟雨中
   从《百年传唱<五姑娘>——民歌<
   乍浦镇南大街社区有个“快乐星期一
   我市暑期网吧专项整治工作突出“消
   百姓大舞台 “民星”秀精彩
   与弘一法师驻锡之雪峰寺的缘起缘续
   民国时期弘一法师墨迹展勘补辑佚
   弘公座前学经典 传统文化育后
   我市开展“净网”行动专项治理工作
   我市多管齐下,净化社会文化环境
   清风园里沐清风
   我市“一室一堂”深化“文化有约”
   从采录《逃难经》看其影响及作用
   琵琶谣
   城乡群众基本文化权益内容及量化指
   平湖新埭泖水文化的核心内涵是陆氏
   再谈平湖东湖
   在天津老宅中感受历史文化的绵延
   平湖土产--揽菜干
   撑 腰 糕
   味蕾在“新年”绽放
   南中荡
   很绅士的芦苇
 
 
更多内容……      
 
 
 
 

主办:平湖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体育局)
地址:平湖市当湖街道胜利路市行政中心一号楼223室 邮编:314200 电话:0573-85631776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4- PHCNT, All rights Reserved  
技术支持:平湖市图书馆